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East Rift Valley National Scenic Area
Satokoay (舞鶴)遺址

Satokoay為阿美語。Satoko (家屋主柱,「撤肚固」) 傳說原為木質的家屋主柱,後來才變成石頭的大石柱;而ay(音近「愛」)則為「所在之處」;Satokoay為當地阿美人相傳的「家屋主柱所在之處」,也是祖靈所在的神聖之地。
本遺址位於花東縱谷秀姑巒溪與紅葉溪的匯流口西南側,在舞鶴台地的北端,高聳於縱谷中段傲視秀姑巒溪、視野良好且景色宜人。而遺址的歷史更是幽遠廣博、由東部海岸的史前麒麟文化(3,000年前)、花蓮的花崗山上層文化(2,100年前)與在地的靜浦文化(1,600年前,又稱為「阿美文化」)交織而成;而雄偉的石柱更是引人幽思,不但是史前巨石文化的重要表徵,也使得古今各地的人群都對它產生許多豐霈的情感。



KALALA與石柱的傳說

根據部落的口述歷史這裡是阿美族Kalala祖先Nakaw及Sira的居所。
依據祖先流傳下來的傳統在蓋新房屋的時候都要念咒語祭文(mito^sil),唱合之間也要一致。在當時族人們正虔心協力合作立柱很快的第一根柱子立起來。要立第二根柱子時,到一半突遭外族襲擊,有族人慘遭殺害!族人為了退敵暫時將工作放下,等事件平息後再繼續立柱時,中斷了的咒語祭文(mito^sil)族人無論怎麼念唱都不對,始終無法銜接上前段的咒語祭文,柱子再也立不起來。隨即烏雲密布、暗無天日、沙塵蔽天、狂風驟雨...直到大地恢復平靜。族人發現所有的物品用具(吃的、器具、桌椅杯盤等)全部變成了石頭,連(木)柱子也變成了石柱子。故Kalala的族人自古以來每到ilisin(豐年祭)時(前),必定先來Satokoay這裡告慰祖靈,向祖靈獻上祭儀。

KALALA的祭典與舞鶴石柱的關係
KALALA與石柱的關係非常的緊密,這也表現在祭典上,豐年祭的前一個晚上青年會長召集部落所有的年輕人到頭目家報訊息,告知頭目豐年祭祭祀事宜,已準備好了請頭目邀請部落長老、耆老、顧問,族人們參加歲時祭儀活動。

在祭典前一星期年輕人會到山上打獵,下水捕魚,儲備活動的食材祭典的祭品。祭典期間女性不得進入場中或觀看,這是祭典的禁忌,頭目帶領部落長老、耆老、顧問會先到Satokoay向祖靈報告與溝通,告知部落祭典準備好了。部落的年輕人等候石柱那邊的訊息傳達,才可以帶祭品上Satokoay進行祭典,與祖靈溝通後唱祖靈歌,祭典進行到老人家覺得可以了才可以停止。

之後回到部落,部落可以開始推舉年齡階級級長,有功青年勇士、成立部落公約等頭目宣布部落豐年祭開始、青年會長帶領青少年,跳到(pa'komod)勇士推選出來後,女性才可加入跳舞的行列活動。祭典有3-5天,最後一天是送祖靈祭也是部落青年上山打獵、下水捕魚給部落族人享用,感謝族人參與活動的辛勞就此活動結束。1.籌備2.迎靈3.宴靈4.娛靈5.送靈傳承千年至今不變。

 

Sakizaya的石柱傳說
天神Butung下凡人間,入贅撤奇萊雅的女子Sayong,他做了許多陀螺,將陀螺轉動,頓時便完成了開墾,接著又種下甜瓜子與苦瓜子,甜瓜子長出稻米,而苦瓜子長出小米。3年後,Butung說要回家,吩咐Sayong在登梯回天上時絕不可以發出聲音。就在正要登上天時,Sayong因為疲勞一時疏忽發出了嘆氣,這時梯子突然斷裂,Sayong從天摔落地上。他們使用的梯子,斷裂後的上半截掉落在馬立雲部落的附近成為Satokoay(舞鶴)石柱,下半截的梯子腳則留在花蓮市的花崗山。因此,撤奇萊雅族人行經掃叭石柱時必須噤聲,不可以發出任何聲響,並對神明心存敬重。


 

 米寶寶便利貼
相關資訊
電話:03-8872222 #103
地址:花蓮縣瑞穗鄉舞鶴村 地圖 (台9線大約274.8K右線道右轉單線道)

貼心小叮嚀
記得帶台相機才能拍出片片美景喔!

 

地圖快搜

Print